歡迎轉載文章連結,但請勿直接轉貼內文,謝謝合作。

2007年6月10日 星期日

[譯]魔術師Cyril Takayama (一)

Cyril、セロ、佐籐政道、賽羅、席瑞爾、漢堡神偷...不管你用什麼名字叫他,這個混血魔術師真是紅透半邊天啦!記得第一次知道他,是2005年時一個韓國同學很興奮地拿給我看的Cyril扮成老頭短片。從那之後就常常會接到別人轉寄來的他表演的短片,甚至連我爸都跟我提過,真誇張。今年(2007)年4月7日在美國加州比佛利山舉行的39屆魔術藝術學會(AMA,Academy of Magical Arts )年會才把2006年的最高榮譽「年度魔術師獎(Magician of the Year)」頒給他。能獲得一般人和魔術界一致的肯定是很不容易的一件事。

但是你知道他曾經窮困潦倒每天只能買得起一碗拉麵填飽肚子嗎?知道他為了魔術曾多次破產嗎?(怎麼好像阿信還是一碗熱湯麵的故事,呵呵)2006年七月的MAGIC 雜誌以他為封面人物,馬克思.梅文(Max Maven)寫了一篇專文介紹Cyril。一塊來看看吧!


網路世界中的Cyril
原標題:Cyril in Cyberspace
作者:馬克思.梅文(Max Maven)
選錄自:MAGIC 雜誌(2006年七月)
譯者:Ang Lee


(歡迎轉載本文網址,但請勿直接轉貼內文。原文附有圖片,因版權問題在此不收錄。)

當科技帶給我們的資源以爆炸性的速度成長時,每一項科技的進步都影響著我們身處的這個世界。在短短的十年前,因網際網路而成為新媒體的部落格、聊天室、可下載的電子書、MPEG影片等等都還不存在。最後一項,可能是對魔術的發展影響最大的一個。(譯注:作者指的應該是像YouTube這類的影片網站)

稍微在網路上搜尋一下,你就可以找到大衛‧考柏菲(David Copperfield)、大衛‧布萊恩(David Blaine)、克理斯‧安裘(Criss Angel)和其他很多魔術師表演的短片。但有一位表演者支配了當今這種新媒體,如果你想找些例子,只要敲敲幾個鍵盤上的按鍵就行了 。搜尋「Magic Cyril」,然後你就會看到幾千個結果,連結到好幾十段粉絲們上傳的影片。這些影片來自只有在日本播放的電視節目。但,感謝網際網路的發明,Cyril已經在國際間廣受矚目,這是魔術界首見的「網路爆紅(cybercelebrity)」現象。

如果你有上網的習慣,可能已經有一個以上朋友寄給你Cyril表演影片的連結。影片內容可能是街上的海報上面印的圖片轉換成實際的物品。或是空的水瓶在眾目睽睽下被裝滿。或是Cyril打扮成老頭在各種場所做出不可思議的事去驚嚇旁觀的路人,而旁觀者的反應都被隱藏的攝影機錄下來。

我們後面還會討論更多,但讓我們從頭說起吧。這個「Magic Cyril」究竟是何許人也?


野孩子

Cyril Takayama 於1973年生於美國加州。爸爸是琉球(日本沖繩)人,媽媽則是法裔摩洛哥人,雙親都是美容師。Cyril覺得他自己的靈巧是來自父母從事的、須要用技巧去操作小東西的工作。

在開始的時候,他每年都會到琉球去看祖母。他的雙親很早就離婚了。他爸爸又再娶了一位在洛杉磯從事婚禮規劃的繼母。透過這層連結,Cyril走進了魔術的世界。他還只有六歲的時候,他繼母的客戶,一對日本滑冰冠軍的夫妻一見到他就喜歡上他,並帶他一起到拉斯維加斯度蜜月。在那裡,他生平第一次看到魔術師, Cyril已經不記得魔術師的名字了;在我們對話的過程中,越來越清楚,他當初看到的應該是巴克雷‧蕭(Barclay Shaw),在熱帶天堂酒店(Tropicana)的Folies Bergère秀。

有好幾個月,他一直相信他看到的魔術是真的,並投入了無數個小時想要自己做到。接著,有個小丑到他的學校表演,演出了從捲起來的報紙中變出一棵樹的特技。Cyril自己想出了那是怎麼辦到的:原來魔術是可以用方法辦到的。

在他十歲的生日,那對仁慈的滑冰夫妻送他另一個禮物:一個名叫Anxra的魔術師開的十堂魔術課。除此之外,他還拿到了幾捲近代日本魔術電視特別節目的錄影帶:諾姆‧尼爾森(Norm Nielsen), 島田晴夫(Shimada), 沙可先生(Mr. Sakoh), 凱文‧詹姆斯(Kevin James), 克里斯多福‧哈特(Christopher Hart), 史考特‧瑟懷(Scott Cervine), 賴瑞‧克拉克(Larry Clark), 金手指與鴿子(Goldfinger & Dove),詹姆斯‧迪梅爾(James Dimmare)以及令他印象最深刻的:喬瑟夫‧蓋博(Joseph Gabriel)。他把這些影帶看了幾百次,直到這些影帶被磨損到不堪使用為止。

兩年後,他發現了魔術堡(Magic Castle)的青少年魔術課程。他創作了一套近距魔術,並參加甄試。但那個課程相較於成人會員的課程有更嚴苛的標準,他被拒絕了。可以想像,他很生氣,但這也成為他加緊努力的動力。他買了一些鴿子,並從他繼母的倉庫中找出一些裝飾的用品,創作了一套舞台節目。六個月之後,他帶著這套節目向魔術堡再度叩關。這次,他成功的通過了甄試。

魔術堡的課程加速了他的進步。在這段時期,他看了很多大衛‧考柏菲的電視特別節目,並對另一個啟發者:蘭斯‧波頓(Lance Burton)的作品越來越熟悉。他也去上道格‧馬洛伊(Doug Malloy)和羅倫‧克里斯多福,麥可(Loren Christopher Michael)開的魔術課。此外,他還進行了第一次有酬勞的表演。

但在學校,他有行為上的問題。因此,在十四歲的時候,他爸媽沒收了他的道具。但這樣的懲罰並沒有用。他開始逃學,有時候是為了去參加魔術大會,並在十五歲的時候被退學了。另外一間管教更嚴格的學校也拿他沒輒。他的父親,覺得可能透過祖父母的管教可能還有些希望,於是給他兩千美金的銀行存款,把他送到琉球去。但Cyril覺得這一定會像蹲苦牢一樣無聊,所以當他在東京轉機的時候,他就留在那裡了。

他找上了他父親以前的學徒,因此「住」不成問題。但幾個禮拜後,Cyril破產了。當時十六歲的他開始賣藝,在世界上酒吧密度最高的新宿,穿梭在酒吧中表演魔術賺取小費。他變成isoro(原注:字面上的意思是寄生蟲,但更像是俗稱的「吉普賽」)有好幾個月他每天都只能負擔得起一頓飯的錢 - 通常是一碗便宜的拉麵。

他試了幾次去連絡日本的魔術界。但,作為一個圈外人(尤其他又比較奇特),他遭遇了各式各樣的回應。他簡短地說:「我找不到我的舞台」。

當他十七歲時,Cyril遇到了一位名叫Ito(伊藤)的有錢的生意人,他擁有龐大的房地產。他對這位年輕的美國小伙子的才華印象深刻,他們決定簽約合作,Ito負責Cyril三年的日常生活費,而Cyril在Party、婚禮和旅館表演,這包括了每週四到五次的走動的(Walk-around)近距表演。

兩個月內,他就創作了一齣舞台秀並開始表演。Ito很驚訝他的進度如此之快,送他到美國和德國的魔術大會,他得以補充他的魔術教育。他也開始參加各種魔術競賽。

在1991年七月在拉斯維加斯(Las Vegas)舉辦的 SAM(美國魔術師協會The Society of American Magicians )大會中,他進入了決賽並獲得班傑明‧克萊因曼鼓勵獎(Benjamin Kleinman Incentive Award)。次年他得到 IBM(國際魔術師兄弟會International Brotherhood of Magicians )頒發的神祕的克里格(Mystic Craig)「魔術的明日之星(Rising Star of Magic)」獎盃。1993年他進入IBM在加拿大魁北克市舉辦的競賽的決賽。在該年九月份的連結圈(The Linking Ring ,譯注:IBM 發行的雜誌)雜誌描述他:「穿著很有型的燕尾服,...以快節奏、演出需要相當程度技巧的操控性節目」。在同年夏天,他得到了米爾伯內(Milbourne Christopher)「最佳新人獎」。在這夏季的結尾,他在加拿大卑詩省溫哥華舉行的PCAM(太平洋岸魔術師協會 Pacific Coast Association of Magicians)舞台競賽得到了亞軍。

1991年,國際魔術聯會(FISM)宣佈1994年的大會將首度在歐洲大陸以外的地區舉辦。這個地點事實上就是日本東京附近的橫濱(Yokohama),大會時間是1994年夏天。他制定了作戰計畫,並說服Ito投資大量的資金來開發一個參賽用的幻術表演。

在那個時候,Cyril遇到了麗莎‧島田(Lisa Shimada)(原注:現在叫露娜島田(Luna Shimada)),她當時正在東京協助她的父親完成他著名的一個表演。他們幾年前曾在洛杉磯碰過面,現在他們可以用更成熟的方式來討論魔術。Cyril歸功露娜幫助他發明了關於主題、劇情、及意義的新方法。他這麼總結:「讓我脫離戲法戲法戲法(trick-trick-trick)。」

二十歲,Cyril積極投入他的FISM演出的排練。因為道具太巨大了,他們必須在租來的倉庫的天花板上挖個洞,以使得漂浮得以順利進行。佈景太過龐大,以致不能在排練的空間直立起來,而必須存放在另外一個地方。

別的不說,這個演出真的是很有企圖心。在比賽規定的時間限制內,30個人的工作團隊必須迅速正確地搭好舞台。

而這是那個表演的內容:
在下雨的聲音中,光線進入一個完整的房間內部佈置的場景。Cyril走了進來,脫去他的雨衣;他身上穿的是正式的長禮服。當柔和的爵士鋼琴音樂開始演奏,他走到肩膀高的幕簾後,換上浴袍。他花了些時間逗弄他在一邊的籠子裡的鸚鵡。他用一張印著「夢幻島」的牆上海報蓋住籠子,接著把燈光調暗,一個藍色的光點在黑暗中發亮。他爬上床。接著是一聲雷響,嚇得他抓下他頭上方的海報。當聚光燈打在海報上的時候,夢境似的音樂開始響起。

突然間,整個房間展開了、向外旋轉呈現出大量的熱帶樹葉環繞著一座山的佈景。Cyril的沙發變形了,變成像是用石塊打造的水盆,他爬出來,服裝再次的改變,深色的褲子,胸前有大滾花的襯衫,和寬大的澎澎袖。在如夢似幻的聲音中,他開始探索這個新的環境。在接近山上的一個懸崖上,他的鸚鵡站在木製的橫杆上,他爬上去把它拿起來。但因為某種原因,在這個引人入勝的世界,還有更多的可能:他讓鳥兒停在半空中,並在鳥的前面打開一件很大的布。當布被扯開,鸚鵡已經被換成一個女人,穿著跟鳥羽毛的顏色一樣的衣服,浮躺在空中。

煙霧和很多小水注在她身體下面出現。她浮下又浮上。然後水退去,她開始移動,浮在魔術師身邊,繞著魔術師的身體旋轉了兩圈。接著,小水柱再度出現,她改變成坐姿,並在Cyril離開走下山時,繼續浮在那裡。慢慢的,她下降直到坐在懸崖邊。

魔術師移動到前面,用魔術讓那個女人飛過來棲停在他的肩膀上。他們一起走向前。在一小段雙人舞後,他給她一朵玫瑰。當她猶豫要不要接受時,他用一塊布包覆她的肩膀,將她拉入懷中。突然間,她消失了。

燈光暗下來,公寓房間的場景又重新出現。這次有光線透過中間的窗戶。我們看到Cyril的剪影站在外面。燈光瞬間亮起,突然間床單下有動靜。Cyril - 再次穿著睡袍 - 坐起來,從夢中醒來。收尾時,他把鳥籠上的布掀開,我們看到一隻鸚鵡和一朵玫瑰在裡面。

相當多內容,全都塞在九分五十一秒的時間裡。觀眾發出很大的讚賞聲作為回應。他得到了第二名(當年(1994年)大型幻術類(Grand Illusion)的第一名從缺)。但其中頗有點爭議,有些人控訴說Cyril的飄浮抄襲自另一個表演者,但其實是兩個人各自獨立的發明。但也有更強烈的抗議的聲音說參賽者擁有這麼奢侈的資金很不公平。除了他贏得競賽的勝利外,他感覺仍然受到排擠,甚至受排擠的程度還超過了先前。

他的情況變得更複雜,跟Ito的合作讓他感到與日俱增的約束感。他還是在婚禮地場合上演出,但心裡很挫折。當時距離完成合約雖只剩六個月,但他要求毀約。分道揚鑣的過程是平靜溫和的,但有個代價:他必須放棄他所有的佈景、道具和服裝。

因此,二十歲的Cyril發現自己又回到了原點,沒有表演機會,甚至沒有一個家。他又再度成為isoro,須靠賣藝以求溫飽。


繼續閱讀:魔術師Cyril Takayama (二)

2 則留言:

bigred 提到...
網誌管理員已經移除這則留言。
匿名 提到...

bigred 於 2007年6月12日下午12:44提到:
女孩子頭掉到腰部,該不會是「超級變變變」吧?我看過一集,那女的走一走,頭突然就掉下來了,全場一震驚呼,滿分過關。

看了這篇文章,覺得魔術師的生涯也是滿可憐的,有金主贊助,卻不滿足於限制,自幾獨立出去,又要吃苦一番。說實在的,我一直想不出來有誰會找魔術師來表演,可是感覺起來,魔術師的市場比相聲演員還要大。(相聲還有公演,魔術師沒有呀)

我想,要想一個很驚人的魔術,應該要花一段時間,如果在電視上只有短短的幾分鐘就沒了,那麼在怎麼多才多藝有創造力的魔術師,也會被搾乾。開始惡搞。

郭德剛在小小的園子裡說了好幾年(近十年),才累積出來的東西,這一兩年爆紅以後,大家也慢慢看破他了。

唉,真是無奈呀,這種以表演為生的行業,希望自己演的東西被所有的人認同,卻又不希望一次被所有的人看光(被看光以後,以後就沒的演了)

歡迎轉載文章連結,但請勿直接轉貼內文,謝謝合作。